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专题专栏 > 正文

长白山里护林人

来源:吉林日报 日期:2014-2-13 录入专员:admin 点击率:1900

林场里的护树老汉

过去的那个冬天,东北一直在下大雪。记得第一场雪下了15天之久,而我走进长白山看望种树老人赵希海的时候,第56场雪又纷纷扬扬地飘起来。

那时,明明已过了清明。如果是在往年,春的气息早就来到。长白山该是多么的日朗天清,几场春风之后,北方就该开江了。冬雪在大风之后渐渐融化,山谷间该跑桃花水了。可是今年,不见开江的春风,所见的依然是雪天。

赵希海家住在长白山腹地的红石林业局,他是个伐了一辈子树的林业工人,经他的手,伐掉了无数棵大树。

我认识赵希海,缘于有一年他跟一个小孩的一次争吵。多年前的一个春天,我到长白山去探寻森林文化,找寻伐木、放排、狩猎人的故事。来到红石林场的一个山场子时,突然听到林子里传出吵架声。这寒冷的早春的老林,什么人在打架?我好奇地跑过去。

原来,一个老头正和一个放牛的孩子在争吵。我心想:这么大岁数了,还和一个孩子吵什么,而且,还去拉人家放牛娃的牛。只见老头拿着一棵被牛踩折了的小树,对小孩说:“春天里,小树都脆,牛一踩咔吧咔吧,就折了!折得我好心疼啊。”老头又激动地接着说:“孩子!不是爷爷我说你、骂你,咱山里人就得爱这些小树。咱们是长白山人哪!等这些小的长得大了点,你再领牛进来还不行吗?”这时,那个放牛的孩子哭着说:“爷爷,我错了还不行吗!我错了,爷爷……”

看着老头紧张的神情,我听到这里,眼泪也涌出眼眶。原来,这大山里还有这么一个“护树老汉”。就这样,我和赵希海相识了。我在他家里住了两宿,听了他许多的故事。

赵希海属虎,他在红石、湾沟、三岔子、临江等林业局伐了一辈子树,用他的话说:“大山里的每一块石头都有我的脚印。”可是,到了退休那天,赵希海来到山场子边站了一天一宿,在那儿发愣:“树呢?那满山的大树呢?”赵希海看看山上,一棵一棵地数着还剩几棵树。

赵希海突然意识到,这一片一片的森林,是他用几十年的时间,一棵一棵砍掉的。

赵希海说,人这一辈子,吃着树,用着树,可是却没有给后人留下树,我们对不起树,对不起大山,更对不起大自然。难道让山上剩下的净是大沟?树没了,山就不得了了啊。存不住雪和水,天就变了——这是大自然饿了。人饿了,知道吃,可山饿了咋办?大自然饿了咋办?没有树,山就会饿,大自然就会饿。

赵希海转身回了家。他下了一个决心,用他伐了一辈子大树的手去栽树,种树,让大山不饿,让大自然不饿。就从那年开始到他70岁时,他已经默默地栽了10万棵树。

赵希海的春夏秋冬

栽树、种树得先进山去捡树籽,捡树籽又称“打树籽”,不但捡树上掉下来的,还得爬上树去“打”。

打树籽一般都在长白山的深冬、早春。那时气候干燥,山里寒冷无比,树底下都是冻硬的冰。老人打下树籽,再蹲在冰上用手一粒一粒地去捡。他的手多次冻烂了,可是一粒粒的小树籽却被他完好无损地包裹好,一袋袋地背回家来。赵希海告诉我,水曲柳树籽,一斤可以出67500棵小树,他把树籽看得比他自个儿的命还重要。

有一年,赵希海得了脑血栓,手脚都不好使了,可他依然拄个棍子进山去捡树籽。见了树籽,他竟然扔了拄着的棍子,一点点地爬到树下,趴在长白山的冰雪上,一粒一粒把小树籽捡起来。后来,医生说奇迹发生了——老赵头的病一点点好了。他自个儿说这是他上山捡树籽捡好的。

赵希海上山捡树籽时,有时也背着孙子一起去。他把孙子装在装树籽的空篓子里,说这是为了让孩子上山去摸摸他栽下的树,或栽树时让孙子给他扶扶树苗,他是想让孙子看看,大山有大山的样儿,小树有小树的样儿,爷爷也有爷爷的样儿。

长白山的春夏秋冬,就是赵希海的春夏秋冬。冬天,天还没亮他就走了。山场子远,他得早走,他走不动了,就让歇工的儿子赵景春用摩托送他。他背着筐,筐里装着小孙子,孙子怀里抱着树籽;春天,开始种树,他和季节赛跑,别让大山的季节荒着;夏和秋,给树薅草。冬春,一落雪,倒春寒,赵希海就心疼。夜里,他悄悄地到林子边上或蹲在山口,看寒霜下在哪儿,心里默默地叨念:“霜啊,别下了,雪呀,别下了!”他怕冻坏小树苗。赵希海常常自个儿半夜爬起来,点上灯,看看他捡来的一袋子一袋子的树籽,乐得出了声说:“老伴呀!今年树籽挺实成啊。”老伴说:“你呀,一个大字不识,可一粒树种你都知道,看你干不动那天咋办。”他说:“我干不动了,我儿子干,我儿子干不动了,我孙子干,子子孙孙无穷尽哪。”赵希海说,木头是有生命的,它会“哭”,而他的职责就是要让大树笑,让青山笑……

今天所做的是为了明天

初春,当我顶着雪走进长白山红石林业局家属区时,雪渐渐地大了。

长白山风依然寒冷刺骨。在以往的春月里,这时应该已是晴朗之日了,可今年却是不开晴,大雪不停,好像要把整个东北几十年、上百年的雪都在这一个冬天落下来。这使我想起赵希海说过的话——人要对得起大自然,别让大自然饿着。我突然想和他探讨一下,是不是大自然今天饿着了,在报复人类了?于是我就径直走进他家。他老伴告诉我说,赵希海一大早就进他的“树苗园”了。

他的树苗园在林场的一处山根下,那里朝阳。这时,我看见了伐木人老赵头背着一麻袋树籽在土道上喘着粗气。他感冒还没好,刚拔了吊瓶,就趁着春雪又进山栽树。

 “赵大爷——!”我过去,帮他抬起麻袋时,我见他脸色干黄而疲惫。我和他一块走进他的树苗园时,看见里边的一些小树苗又被人踩了。于是,他放下麻袋,落泪了。他叨咕着,蹲下来,用干巴老手指把小树苗一棵棵扶起来,培土。

这时,有个小姑娘从这儿路过,问:“爷爷呀,这么大岁数了,你还栽树?”

赵希海抽泣着说:“孩子,这树,爷爷都是给你栽的。”

我又一次忍不住落泪了。

春天了,长白山里这个多雪的日子终于结束了。

春天啊,你来到了长白山,我们爱这个大山的歌儿唱不完啊!春天啊,你来到了我们的家乡,我们显得格外年轻永远健壮。春天啊,你不落雪了,我们的心里开始亮堂了。我和林业局的场长一块与赵大爷走进大山里去捡树籽,查看那些成活的小树,回来一看,一帮老头也都来了。他们告别了“麻将屋”,也和赵希海一块去捡树籽,栽树。其实人们和自然一样,都想年轻。种树,能使长白山年轻,人年轻了,长白山也就翠绿了。其实,我们今天所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明天。

链接地址:http://jlrbszb.chinajilin.com.cn/html/2014-02/13/content_113441.htm?div=-1

 

  • 您是第    位访客

版权所有:红石林业局   联系电话:043266886147     吉ICP备05002564号-1

 吉公网安备 22028202000004

流量统计: